凝焰

盾铁,锤基,冬叉。。。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心情不好!!!

心情非常糟糕,48小时之内只睡了两小时不到,但是还是依然很清醒。想哭,但是真的哭不出来,憋屈在心里更难受。感觉好累,目标距离我好远好远,我现在精疲力尽,之内拖动双腿不停踏步向前移动,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不知道现在做的这些到底有没有意义?有时真的想死了重新来过一遍比较好。好像有点抑郁的前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对未来的种种不确定性压的我喘不过气,现实生活中的各种挫折,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好累,好想哭

马上就要考试了,大概会消失一段时间,复习好累,哭唧唧QAQ

占tag致歉,想找一篇贱虫的文,应该是学院风,peter和贱贱分手了,但是其实还喜欢对方,被tony关在更衣柜里互相又表达了心意,又在一起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见过了T﹏T

每次出门旅游都会带着冬坨坨,有人问过我,为什么不带铁坨坨或者基神,具体原因。。。。。。嘛。。。。

可爱

本末不倒置:

是微博上安神脑师的脑洞!
真的太阔爱了,要来授权搞了一下(
画的很水,随便看看就行(。
原地址丢评论了。

好看!

眠狼RDJ:

眠狼:

2018 / 2016 老图新画。
616 托尼·斯塔克 
万罪所压而不摧折糜灭,穷途末路还以雷霆一击。

记个脑洞,锤基(微盾铁),剧情向,雷神1_3以及复联2_3,be预警,按照歌词写吧,loki独白,纵使我万般卑劣,唯深情不缺,一夜霜雪与君到白头。。。。谁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动笔。。。。

【盾铁EMH】Honey and Sweety(甜饼一发完)

血糖突然升高!!!!

-I-R-O-N-:

#太久没发EMH了!!蠢蠢欲动!#


#极度甜腻!腻到我自己都无法忍受!#


#巨盾醉酒梗!极度反差!极度反差!极度反差!OOC!注意#


#今天的复联,也是被闪瞎到想和反派打架的复联#








他们现在无比后悔刚刚没有拦着史蒂夫喝酒。


索尔抱着手里金灿灿的酒罐子叉着腿坐在桌边上一动不动,只是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史蒂夫,像是要伺机把他手里的酒杯抢回来。珍站在史蒂夫的身边,克林特站在他的身后,汉克则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严肃的看守着面前另一个金灿灿的罐子,时刻警惕着史蒂夫不要突然又把他抢走,而难得出现的布鲁斯则是端着手里的茶杯忧虑的站在冰箱边上,注视着目前餐桌旁发生的一切。


 


半个小时之前,一切还是正常的。


今天是周末,克林特在白天的时候突然叫着想要来一个狂欢日,因此大家决定在晚上开一个小型Party,而托尼临时有个不得不去参加的酒会,所以他很遗憾的告诉大家或许他并不能参加前半场,但是希望大家可以玩儿的开心,他会尽量早点赶回来。


他对史蒂夫感到抱歉,那让他在离开之前还和史蒂夫说了好久,直到金发大个子抱住他来了一个深吻并告诉他让他安心,告诉他自己当然理解这个,托尼才算稍微放心的离开去参加他的应酬。


实际上派对的一开始也都没有任何问题,索尔特意从仙宫那儿拿来了三罐儿阿斯加德的蜜酒让大家品尝,但特意叮嘱每个人只能喝一杯,因为仙宫的酒太烈,并不适合地球上的人多饮,那一定会醉的。


而显然平日里最沉稳最有限度的美国队长先生这一回并没有听索尔的话。每个人都知道,因为血清的原因,史蒂夫无法喝醉,他体内的血清会在他感受到醉意之前就把酒精分解,加上史蒂夫又几乎从不喝酒,所以没有一个人会把他和喝醉扯上关系,更没有见过史蒂夫喝醉的样子。


这就导致了在他拿起第二杯慢慢喝进肚子里的时候,除了索尔投以他了一个不太放心的目光之外,并没有什么人觉得不妥。


但是很快的,他们就受到了自以为是带给他们的惩罚,


 


“上帝啊,”克林特发出了一声类似哀嚎的叫喊,他手抓着自己的头发,扯着他的头皮,“到底是谁给我们的自信竟然觉得Cap他真的不会喝多?!”


“你应该说是我们太相信他了,”汉克表情严肃的回应他,好像是遇到了什么惊天大事,但仔细看能看见他眼睛里那点愕然的神情,“我们真的不要给托尼打一个电话吗?”


“不,不要,”珍妮特咬着嘴巴,“老天,托尼一定会难以置信并且生气的!我们竟然连美国队长都看不好?!”


“可这不是我们的错!”克林特尖叫了一声,“我们没人知道Cap他真的会喝醉?!而且一般情况上来看,我们才应该是被管的那一方!”


“行吧,行吧,所以怎么说?”珍仰头感叹的翻着白眼,手想要去扶史蒂夫的肩膀却迟迟没有落下去,“说今天温柔稳重的鸡妈妈变成了难以控制的小鬼头,需要你这个守护者赶紧回来抱走他吗?”


“哦Jesus,为什么让你形容的如此奇怪?”克林特抖了一下肩膀,目光依旧紧紧的盯着他面前的史蒂夫。


金发大兵此时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转过来的椅子背上,脑袋搭在背沿儿上歪着,两只手臂挂在两边耷拉着,手指在桌面上挥舞着他面前的第三个酒杯——别意外,前两个已经被他刚刚甩出去掉在地上摔碎了。


他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是耳朵和脸侧变得粉红,湛蓝色的眼睛此时睁的不清不楚,有点迷茫又湿漉漉的,如果他只是趴在那里不说话,那么大家可能会觉得他只是太累了,但显然,史蒂夫自己打破了这个。


“啪”的一声,他手里的第三个酒杯终于被甩了出去,直接砸在了克林特身后的柱子上,里面残留的一点液体溅到了克林特的脖子,让他怪叫一声。


“Oh God!”克林特跳了起来,一步窜到了史蒂夫身边按住了他的手,“嘿,嘿Cap,你慢点儿,你喝太多了,现在应该回房间休息···”


“我不要!”史蒂夫倔强的哼了一声,一把甩开了克林特的手,力气大的差点让他摔倒,还好布鲁斯上前一步扶住了他。


“你听我说,Cap···”克林特有点忐忑的咽了下口水尝试着上前,结果还没等过去就被史蒂夫一把挥出的胳膊差点打到了脸,老天啊,还好他闪的快。


“我不听!”史蒂夫拧着眉毛恶狠狠的打断了他,满脸不开心的瞪着克林特,他想像平时一样扳着脸表示自己正在发脾气,但是显然他失败了。金发大兵嘟着嘴巴,说话的口气让他看起来只能像是小孩子在无理取闹。


这他妈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克林特惊慌的想。


“···我要找托尼···”史蒂夫的声音下一秒就软了下来,变得不清不楚的,表情也变得忧愁而又伤感,整个人耷拉在椅背上,蹭着扭过头看向身边的珍妮特,“···托尼去哪儿了···”


“···哦,嘿,Cap···我以为我们说好了?”珍看着眼前这个简直有点委屈巴巴的大个子,哭笑不得的上前去揉他被自己蹭的乱七八糟的头毛,“托尼他晚上有一个酒会,现在还没结束,所以他不在这儿···”


“我不···我不要!我要找托尼!”史蒂夫狠狠的摇着脑袋支支吾吾的说着,两只手垂在两边胡乱的挥,他抽着鼻子,声音突然变得哽咽起来,“我要托尼···托尼在哪儿!你们是不是把他藏起来了?”


“我们没有···”珍揪着脸蛋仍旧尽力在安抚,但是克林特成功干扰了她。


“哦我的上帝啊!他他妈刚刚是要哭了吗?!”他捂着耳朵惊悚的瞪大眼,“就快点!不管是谁!快点给铁罐儿打电话让他回来!钢铁侠需要解决民众的问题!现在复仇者们有大问题!”


 


托尼赶回来的速度简直可以称的上是飞速,他甚至有点慌张,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语气慌乱,周围又是一片乱七八糟,他隐隐约约听见史蒂夫不太对劲的声音,但是又看不到情况。


“就现在,你最好快回来,Cap他实在是不太好···啊!”是的,没错,珍就是这么说的,然后还突然惊叫了一声并且又迅速的挂断了电话。那让托尼半秒钟都不能再等了,他冒着要被小辣椒高跟鞋踢死的风险离开了酒会飙车一般的将车开回了大厦。


最好千万别有什么讨厌的反派对史蒂夫做了什么,不然他一定——


哦,上帝啊。


托尼停在刚刚打开的电梯门口张大了嘴巴,他看见面前混乱成一团的客厅,满地都是溅到四处的液体,还有七零八碎的玻璃碎片,应该是酒杯?托尼不太清楚。汉克和布鲁斯围在桌边上牢牢的压住了桌面上的两个类似酒罐子的东西,索尔抱着膀子一脸警惕的站在桌子前面盯着客厅里的人。至于客厅——Jesus,那也是托尼此时呆掉的原因。


珍和克林特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围在史蒂夫身边,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在面对足以毁灭一个纽约的入侵体一样惊慌又严肃,珍还好一点,克林特简直称的上惨烈——他离史蒂夫最近,手一直虚虚的拦在史蒂夫的手臂和身体前后,像是怕他突然做点什么或是摔倒。但是也许现在金发的大个子压根就不想别人碰他,克林特整个人的衣服都被扭的乱七八糟,他的头发乱成一团,甚至——还在滴水?!


至于史蒂夫自己?Come on,这位近乎一米九的大兵此时晃晃悠悠的在客厅里走,看着方向应该是要去楼梯那边,他头发软趴趴又乱糟糟的贴在脑袋上,低着个脸看不清样子,脖子到耳朵的皮肤红成了一片。


这可真是,意想不到。


托尼终于回过神儿来眨了下眼睛,慢慢的从电梯口朝着客厅里走,“嘿,伙计们?”


“哦老天啊!”克林特在听见这个声音之后立刻转过头,托尼觉得他简直都要哭出来了,更不用说其他人的脸上几乎都是如蒙大赦,“托尼!宝贝!救世主!你可算回来了!”


他终于把一直横在史蒂夫身前的手放了下来立刻跑到了一边,托尼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继续朝前走。史蒂夫像是知道没人再困着他了,步子迈的更大,跌跌撞撞的朝着托尼的方向晃,托尼赶紧走快了几步,正好被这个迷迷糊糊的大个子撞进了怀里。


“唔···不要拦着我···”史蒂夫此时垂着头拱在托尼的肩膀上,头毛蹭着托尼的脖子,整个人打斜的站着,托尼抬起手虚环在他的身后以防他倒下,他含含糊糊的在托尼怀里蹭着,手还抓上了托尼的衬衫扯,“···让开,让我···出去···我要,我要去···”


“你要去干什么?”托尼知道大家为什么把他叫回来了,他也完全想不到史蒂夫喝醉了竟然是这个样子。他的手臂结实的抱住了史蒂夫的背,突然想逗逗他。


“···唔···我要去,去找我的托尼···”史蒂夫左右乱蹭着脑袋,托尼不得不抬起一只手拖在他的颈后。


“你的托尼?他去哪儿了?找他干什么?”托尼挑了挑眉毛将他往上拖了拖,说真的,这大个子喝醉了之后更重了。


“····唔,我,我不知道···”史蒂夫似乎像是呜咽了一声,好像还有点哽咽,那真的有点儿惊到托尼了,“···托尼不在这儿···他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了,不理我了···然后他们,又不告诉我托尼在哪儿···我,我得去找他···我想他了···”


“哦老天···我没有不理你,”托尼轻颤着叹了口气,他后悔逗他了,他根本舍不得!史蒂夫这样子简直称得上致命,他将手慢慢抚上他的脖颈,手指绕到颈侧捏了捏他通红的耳朵,然后歪着脖子低了低头,小声的说了句,“嘿,大兵,你抬头看看,我是谁?”


 


熟悉的气味。史蒂夫在扑进托尼怀里的时候这么想着,他的脑子里混浆浆的,也没看清这个走过来的人,但是四倍的嗅觉告诉他,这个味道很熟悉。


然后他又听见了一个更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和他讲话,温柔又好听,那让他舒服极了,他抓住了他的衣服,想要离他近一点,果然,他把他抱住了。


真好。然后他就听见那个声音和自己说,让他抬头。


抬头···?史蒂夫噤了噤鼻子,觉得脑袋沉沉的慢慢把头从他埋进的肩膀里抬了起来,然后他眨了眨模糊的眼睛,慢慢的对焦在面前这个人的脸上,很快的,他就掉进了一双漂亮的、温柔的、又含笑的金箔色眼睛。


“唔···”他歪了歪脖子,微微皱着眉毛看着他。一张漂亮的脸、漂亮的眼睛、漂亮的鼻子、漂亮的嘴巴、还有···还有漂亮的小胡子···咦?史蒂夫好奇的抬起手轻轻的摸上男人的脸,然后他看见男人侧过头,在他手指上轻轻吻了一下。


好熟悉,就好像···“···托尼?!”史蒂夫突然瞪大了眼睛,然后一直皱着的难过的脸上立刻绽开了一个笑容,“你是托尼?!”


“真聪明。”托尼笑的更深了,整个人的眼睛都弯了起来。史蒂夫抬起头的时候,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湿漉漉又茫然的看着他,眼眶发红,带着点无措的委屈,那简直让托尼的心脏瞬间化掉了。他立刻将自家的男朋友搂紧自己怀里,史蒂夫顺着他的力道站直了身子,两个人贴在了一起,然后托尼抬手整了整他的头发,凑上去在他脸颊上吻了吻,“好了,甜心,现在我们回房间吧?”


“唔?回房间?”史蒂夫动了动脖子,眨了下眼睛,然后皱起眉毛摇着头,“不···不回房间···”


“不回房间?那你要···嘿史蒂夫?”托尼有点摸不着头脑他要干什么,只看见他晃悠着朝着另一边走,一只手拽着托尼,托尼迟了一点,史蒂夫就立刻回头找他,托尼实在承受不住他现在的这个眼神,赶紧跟过去抱着他的腰,跟着他一起晃悠的走,期间还差点把珍撞了个跟头,好吧,也来不及说抱歉了,托尼扶着史蒂夫,两个人一起晃悠到沙发边上,然后史蒂夫腿一软,直接踢到了托尼的脚腕,然后两个人同时向后仰,史蒂夫就这么压着托尼合身抱着他,砸在了沙发上。


“哦Gosh···”托尼下意识惊呼一声,然后闷声笑了起来抱住了史蒂夫的背,大个子此时又把脑袋埋进他颈窝里了,鼻腔里还呜噜呜噜的,像是···像是撒娇求抚摸的大金毛。


“我的宝贝···”托尼轻轻把手放在他的后脑上,慢慢的揉着他的头发,然后把吻落在他的发顶,“你不会房间,来这儿做什么?”


“···我不要,不要回房间!”史蒂夫突然挣扎起来,气鼓鼓的抽气,托尼赶紧压住他,声音降到最温和的音调。


“好好好,不回,就在这儿,”他金箔色的眼睛里仿佛灌满了整条星河,全都落在了史蒂夫一个人的身上,“那你想做点什么呢?”


“我···做点什么?”金发的大个子安分下来,一点点从他怀里抬起了脑袋,眼睛里过分的干净,“我不知道···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当然,我们一直待在一起。”托尼的手摸上了他的脸颊,“除了这个?”


“唔···”史蒂夫露出了一副思索的样子,一本正经的侧过脸眨了眨眼睛,然后他又把脸正回来,仔仔细细的看了托尼一会,然后低下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


“···史蒂夫?”托尼懵了一下,然后史蒂夫整个人又压了下来,给了他一个黏糊糊的吻,紧接着就好像是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他一下接一下的吻着,从脸到脖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瞧瞧吧,一个一米九的大块头,光是站在那里都像一堵墙一样,能把托尼整个人裹起来。而现在就像一只黏人讨疼的大金毛一样,用脑袋拱着托尼的颈窝,湿漉漉的亲着他。


“哦···哦天,嘿史蒂夫,等···等一等···”托尼实在被他弄得快要烧着了,当然不是生理上的热,是精神上的,苍天,他们周围现在可都是人!珍妮特他们还在一边看着呢!他觉得他的脸现在估计快要和史蒂夫一样红了,他可没喝什么酒!


“···怎么了?”史蒂夫感觉到了托尼的推拒,那让他不得不抬起头看着他。


“那个,如果你是想做这个,我们至少,回个房间?”托尼朝他摊了下手,眨了眨眼睛。
“为什么?我们不是在谈恋爱?为什么不能,随时随地,接吻,为什么一定,要回房间?”史蒂夫不解的看着他,然后又慢慢地转变成了委屈,“···是你不喜欢吗?那我不···”
“哦不,当然不,史蒂夫,”托尼真的、真的、该死的受不了史蒂夫的眼睛,他把手环上史蒂夫的脖子,用鼻尖去磕他的额头,“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做的一切,就只是···行吧,行吧,你想做什么都行,我都喜欢。”


“真的吗?”史蒂夫眨了眨眼,他又变得开心了起来,然后整个人又凑过去,黏腻的吻起了托尼的侧脸和耳朵。


托尼放任的侧过头,用手指轻轻的挠着他的后颈,然后时不时的将亲吻落在他的耳侧。现在是史蒂夫出乎意料的黏人,但是···其实并不难搞,他很可爱。托尼笑着任由他在自己脖子以上的位置胡闹,直到他自己慢慢的、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


“有别的指示吗?长官?”托尼弯着他漂亮的眼睛低声问他,史蒂夫的睫毛轻轻的扇动了一下,正儿八经的盯着托尼,然后又突然的低下头,亲了一下他的眼睛。


“你真好看,”他这么讲,然后整个人向上挪了挪,把托尼整个人罩住,“眼睛,鼻子,嘴巴,都好看。”


“哦,是吗?”托尼忍着笑看他,抬手刮了刮他的鼻梁,“谢谢你,大兵,你也一样。”


“···不,不一样,没有人像你一样,好看···”他又变得温温吞吞的了,然后慢慢甩了下头歪了歪脖子,“你最好看了,托尼···”


“行吧,甜心,你说什么都对。”托尼大笑起来,吻了吻他的嘴,“醉酒会让你变成情话宝宝吗?小伙子?”


“什么?不,这是实话,”史蒂夫小心的抽了下鼻子,又不开心的扭起了眉毛,“还有,我没有喝醉酒。”


“好,好,你没喝醉。”托尼投降的举起手,“那么,没喝醉酒的罗杰斯先生,现在要不要和我回房间呢?”


“房间···不,不要,”史蒂夫还是摇头,接着他撑着沙发,摇摇晃晃的要站起来,托尼急忙拖着他,手绕到他背后将他扣住。
“嘿宝贝,你想到什么了?我可以帮忙吗?”托尼轻声问他,苍天,他现在可不敢让这个大个子乱晃。


“···唔,酒,”史蒂夫果然停了下来,朝着托尼侧了侧头,“索尔拿来的酒,很好喝,特别甜,我想···和你一起喝···”


“好,好的,好的蜜糖,”托尼圈住他坐在沙发上,安抚的顺着他的背,“我找人帮忙去拿,我们先等等,好吗?”


他看见史蒂夫思索了一秒,酒精早就影响了他的识别能力,然后点了点头。托尼松了口气,转过头朝着珍妮特丢过去一个求助的目光,“帮我,两杯。”他用口型说着,只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史蒂夫整个人就又挂上来了。


“认真的,托尼?”珍妮特从一旁围观的惊愕中回过神儿来,托尼向她确定的点了点头,她没办法的走回到桌子旁,找到了两个还没有被史蒂夫摔坏的杯子,又把罐子里的罪魁祸首倒进了杯子里。


她把酒杯交给托尼的时候,克林特跟在她旁边,怪模怪样怪声怪气的问他,“我的上帝···铁罐儿也太宠着Cap了,说真的,我竟然从来没发现铁罐儿还有这个属性?!”


“你没发现吗?”珍妮特后退一步,耸了耸肩膀,“托尼一直都很宠Cap,只是你太蠢了。”


“What?!”克林特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然后目光又落到了沙发上连体婴一样的两个人身上,猛的缩了下脖子,“哦不,上帝,老天,我到底为什么还在这里,我们为什么都在这里,而不是回房间?”


“我也不知道?”珍妮特莫名其妙的摊了摊手,“也许是因为,我们的Party还没怎么开始呢?”


 


托尼没有什么心思理会旁边来自朋友们的小动作,他接过珍妮特手里面的酒杯,将一杯递给了史蒂夫,一杯捏在了自己手里。


“好了。”托尼轻轻的和他碰了一下,看见金发的大兵满足的笑了起来,叼住杯子一口喝了个精光,托尼根本还没来得及让他慢一点。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拿过杯子刚刚放到嘴边慢慢的喝了一口,突然又被史蒂夫一把抢走了。


“不行···”男人糊里糊涂的说着,很好,他看起来比刚刚还醉了,然后他抬起手,将剩下的又喝了个干净,反手啪的把酒杯丢在了地上,无辜的对上托尼瞪大的眼睛,“···你不能,喝太多···会喝醉的···”


他企图一本正经结果又迷迷糊糊的样子逗得托尼忍不住笑起来,史蒂夫看着他笑,也跟着弯起了嘴角,然后他凑过去,又被托尼压回了沙发上,“甜吗?”


他低声的问他,带着酒气的沙哑和醉醺醺的热气,托尼深深的望着他,然后慢慢的抬起头,吻了下他的嘴,“甜,”他刻意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不过没你甜。”


“···唔,”史蒂夫软趴趴的哼了一声,然后整个人窝了下来蹭在托尼的身上,拿牙齿轻轻咬着托尼敞开衬衫下的锁骨,“···托尼,托尼,托尼···我好喜欢你···”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托尼被史蒂夫弄得很痒,企图按住他不听话的脑袋,“我也喜欢你。”


“史蒂夫最喜欢托尼了···”大个子继续不清不楚的说着,丝毫不在乎他说的话到底有多肉麻,更完全没意识到他们周围可有着一帮人在围观。


托尼觉得自己的脸现在绝对能摊一个鸡蛋,但是心里又暖洋洋的,说真的,索尔的酒真的没被洛基动过什么手脚?老天,这样的史蒂夫简直太要命了。


“好好好,我也一样,”托尼抬手揉着史蒂夫的头发,然后伸手将他的脑袋从自己的颈窝中挖了出来捧住了他的脸,“托尼也最喜欢史蒂夫了,不是吗?”他贴上去温柔的吻他的眼角,舌尖轻轻的扫着男人浓密的暗金色睫毛,史蒂夫的呼吸声慢慢加重,然后贴的托尼更加的紧了。


“哦他妈的,老天!我他妈丝毫不怀疑他们两个现在能直接干起来!”克林特觉得自己这一天晚上频繁的受到了惊吓,他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整个人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脸痛苦又不忍直视,“求求你们了,行行好,为了不让你们的好队友暴毙,你们就不能回房间吗?”


“哦老天,他们真的太甜了···”珍感动的眨了眨眼,然后扭过头朝着汉克丢过去一个愤愤的目光,汉克无辜的左右看了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吾友们的感情确实让人羡慕!”索尔哈哈的笑了起来,反手拿起酒罐子喝了一大口。
“···是的,没错,我很欣慰你们的感情如此稳定。但是,托尼,”布鲁斯有点头疼的按住眉心上前走了两步,他觉得自己的额角在跳,“就,你们还是回房间?我觉得浩克可能有点忍不住了···”


“Okay,Okay···”托尼理解极了,但他得试试。他深吸了一口气,手捏上史蒂夫的后颈,嘴巴磨蹭着男人的脸侧,“嘿亲爱的,那么,最喜欢托尼的史蒂夫愿不愿意和最喜欢史蒂夫的托尼回房间呢?我有点累了···好吗?”


“···你累了吗?”史蒂夫扭了扭头,慢慢的眨了眨眼,然后他一把搂住托尼的腰坐了起来,“那我们···回去···”


“哇哦,”托尼下意识把手撑在他肩膀上吓了一跳,然后他绕过胳膊,从腋下穿过去抱住史蒂夫的背,“好,回去。”


克林特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着沙发上这不可思议的一对终于站了起来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走,谢天谢地,史蒂夫没有要走楼梯,不然那绝对就是一场新的灾难。


然后他看见托尼在电梯门口的时候,转过头冲着大家说了声抱歉,珍妮特丢给他一个苦涩又勉强的笑容,看见电梯门关上才塌下了肩膀。


“哦他妈的,他妈的,”克林特僵着脸机械的骂着,“太恶心了,我的天。他们两个的谈话内容即将是我这一年的噩梦!哦上帝啊!这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人到底是怎么把那些可怕的单词说出来的!啊?!”


“···可能是爱情?”珍犹豫的挑了挑眉毛。


另一边的布鲁斯把眼睛瞄到了桌面的酒罐子,撇了撇嘴,“还有蜜酒。”


 


托尼终于把史蒂夫弄回了房间,说实在的,那真的废了好大的力气,不过总算成功了。


他松了口气,拖着男人走到了床边,然后史蒂夫整个人朝他扑过来,两个人又直接的都倒在了床上。


“哦My Darling···”托尼温柔的笑着,手插进史蒂夫后脑柔软的发间,“换个衣服?”


“···唔···”史蒂夫呜噜一声,脑袋蹭了一下,不安分的贴着托尼的身上扭,“热,蜜糖···”


“我知道,所以,先脱衣服?”托尼无奈的抚摸他的脸,另一只手去帮他拽他白T的下摆。


可史蒂夫并没有让他完成这个动作,他一把握住了托尼的手扣在了一边,然后脸贴过去亲吻舔舐着托尼的颈侧和肩窝,那让托尼下意识一抖,整个人有些发软。
“···哦宝宝,”托尼用脑袋蹭了他一下,“要现在吗?”


“唔···”史蒂夫又轻哼了一声,他将托尼扣得更紧,整个人都压在了托尼身上,脑袋在托尼颈间乱蹭,嘴里呜噜的叫着托尼的名字,“托尼···托尼···”


“嗯,我在。”托尼无比温柔的,用他好听的嗓音回应他,放松的回抱住他,手指顺着白T的下摆滑进去,贴着紧实漂亮的肌肉落在了他的胸口。
“···你知不知道,我想每天,每天都和你待在一起,”史蒂夫闷声闷气的在他颈间说着,“每分每秒···都在···你那么好,托尼···你那么好,你就像···就像···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拥有你这样的人···我每天见到你,就好像···掉进了糖罐子一样。我想每秒都待在你身边,随时都可以和你拥抱,接吻···我不需要其他人知道你有多好,虽然他们胡说八道的时候,我会很生气···但是,但我还是不想···”


“哦史蒂夫···”托尼的眼眶开始发酸,他的手向上动,将史蒂夫抱得更紧。


“我一个人知道就够了,我···如果每个人都知道你有那么好,他们就会,和我抢你···你身边总有那么多人,你总有那么多应酬,我···我不喜欢那些,”史蒂夫说着,声音停了一下,托尼好像听见了大个子鼻息间的颤抖和哽咽,哦上帝,千万是他听错了,“我不喜欢那些人总围着你,我不想你去参加那么多酒会,我···可我知道,我不能,不能这么做···即便我总会···是的,我会嫉妒,抱歉托尼,我知道这样不对,我不是不相信你···”他感觉到史蒂夫在拼命的,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更紧,“···我只是,应该是我站在你旁边的,应该是我把你圈在怀里,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你是我的爱人···我,我很···抱歉,我不应该说这些,可我,我其实有点害怕,我不够优秀,不够浪漫,又几乎在和这个时代脱节,可你太好了,托尼···我怕你会离开我···我,上帝啊···我真的好想你···我总是好想你,托尼···我···”


“好了,好了,我的天啊···”托尼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出现了波动,他将史蒂夫的头扳了起来,捧进了自己的手心,他看见男人颤抖的睫毛和发红的眼睛,他也忍不住的吸气。他不知道,他从来都不知道,他不知道史蒂夫会想这些,他不知道这些竟然也会让史蒂夫不安和难受,他以为···史蒂夫总是一切都包容他的样子,温柔的、宠溺的、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但事实上,他也会没有安全感,只是他不说,他不想让托尼为难,他觉得自己不够好,他竟然觉得自己不够好,上帝啊,美国队长有多么完美,而他这个一团乱麻的托尼·斯塔克到底是怎么让他觉得自己不够优秀呢?这都是他的错,是的,他忘了史蒂夫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抛除沉睡的时间,面前这个大个子也只是一个年轻的大小伙子,他总是习惯压抑,习惯沉稳,但是面对托尼,他同样的会有最正常的情绪——爱,嫉妒,吃醋,不安,和压抑占有欲。


如果不是今天喝醉了酒,让这个金发的大兵语无伦次的将这些脑子里想的都说了出来,他还会瞒着多久呢?瞒着托尼,只为了不想让他为难?老天啊···托尼心疼的看着史蒂夫,心脏里被某种情绪涨满,他用手指一遍遍的抚摸着史蒂夫的眉眼轮廓,凑上去在他的嘴巴上,落下一个又一个温柔的吻。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甜心,”托尼轻声的,呼吸有点颤抖的在他唇齿间说着,酒气和史蒂夫本身的味道充斥在他的鼻息里,让他沉醉着迷,“是我的错,是我忽略了这个···我以为,我以为你不喜欢和我去那些地方,所以没有问过你···我很抱歉亲爱的···”


“唔···不要,不要托尼,道歉,”史蒂夫慢慢的摇了下头,张开嘴含住了托尼的唇瓣,温柔的舔着漂亮的唇线勾勒出的轮廓,“···你很好,特别好···”


“你也一样,”托尼闭上眼深深的回吻他,“永远别觉得你不够好,史蒂夫···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有多完美···”


“···唔···托尼···”史蒂夫慢慢的松开他的嘴巴,绕到他的耳边含住他的耳垂,“···我爱你,我爱你···”


他声音低沉含混的说着,却清楚地落在了托尼的耳朵里,让托尼忍不住叹息。接着他将手按在史蒂夫的脊骨上摩挲着,等待着男人接下来的动作,却在几秒之后,听见了耳边逐渐平稳的呼吸声。


那让托尼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侧过头,发现史蒂夫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呼吸平稳的窝在了他的肩颈处。


他睡着了。托尼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目光无奈又宠溺,他慢慢的将手从他的衣服里抽了出来,想要小心的起身将他扶回了平常睡觉的位置,但是他刚刚动了一下,却被史蒂夫死死的扣住揽进了怀里。


行吧,行吧。托尼微笑着没办法的叹气,接着他放松下来,手轻轻的环上了史蒂夫的背,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心的落下了一个吻。


“晚安,蜜糖,”他温柔的说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我也爱你。”






【我觉得我简直蠢到无可救药,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写刀。本来有个彩蛋,但是……我懒了!!(溜了溜了)】



大刀

剑起沧岚:

【锤基】
是刀子注意!!!
我酝酿这把刀子很久了,从刚看完复联三那会就有草稿了,但是一直没空,今晚趁有个空挡画完了(○` 3′○)
相信我我还是爱你们的!!!!
有很多bug,没大问题的话请忽略掉(○` 3′○)
喵喵锤*那串不知道什么语言就是喵喵锤的意思
啾啾啾爱你们(○` 3′○)
我快开学啦,开学就是周末才能更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