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焰

盾铁,锤基,冬叉。。。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濒死之人

一早哭死给你看!

寰声:


刀子预警,情节来自我昨夜的梦,大半夜哭醒了心塞极了。


0.
痛苦不堪的病人再次在短暂的睡眠后醒来,发出低声的呻吟。

那时,夜色已经几近消退。

thor小心翼翼地托住弟弟的头调整了一下角度。“现在舒服点了吗?”
“谢谢,舒服点了。”
“那再睡会儿吧。”
“嗯。”

loki瘦削的下巴抵着那个笨重的颈椎矫正器,看起来依然无所适从。但他终于停止了抱怨。
此刻,那双绿色的眼睛再次缓缓阖上了,干枯的睫毛随着他发抖的幅度微微颤动着。

他从三天前就开始发抖,一天比一天严重。
thor叹了口气,握住弟弟的手,抬眼望了望窗外。

天快亮了。


1.
“谁能救救我弟弟?”

thor背着loki走了好长一段路。

thanos走后,loki还有微弱的气息。thor手忙脚乱地从地上捡起碎铁板,给弟弟临时拼凑了一个保护脖子的支撑架。“你会没事的,”他抱着弟弟,努力压抑住抽噎声,一遍一遍地说着。
loki虚弱地睁开双眼看了看哥哥。
“你会没事的。”thor又重复道。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说给loki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这个撑架好难受。”loki耷拉着头,趴在他的肩膀上低声抱怨道。
“哥哥会尽快给你换一个,不——等你好了,哥哥就帮你把它拆下来。”
“我想快点好起来。”
“会的,你会没事的。”
“我不想死。”
“……你不会死,我保证。”

飞船爆炸的时候,thor拥紧了怀中那具愈发虚弱的躯体,抬头茫然地望向浩渺的宇宙。

我该去哪?他问道。

没有人回答。

“说真的,你弟弟没救了。”mantis对执迷不悟的雷霆之神说。作为一个神祇,他该是无所不知的,可他现在看起来多么无知,她想。
“不会的,他是个神。”thor选择忽略她的话。“你们或许不知道神能有多强大。”

他又回到他弟弟身边,怀中抱满了他能从银河护卫队的冰箱里搜寻出来的所有食物。“想吃点什么,弟弟?”
loki对他无力地笑笑。“谢谢哥哥,我不想吃东西。”
“你得吃点东西。”
“不。”

他的声音很沙哑。

thor沉默。

许久,他小心地摸了摸弟弟苍白的脸,问道,“你好点了,是吗?”

没有回答。

“你肯定好一些了。”


2.
“谁能救救我弟弟?”

thor背着弟弟去了好多个星球,探访了好多片土地,见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外星种族。他们有的听不懂他的话,有的直接把他当敌人驱逐,少数能理解他意思的也表示无能为力。

后来,loki说他累了。“在彩虹桥中穿梭好难受。”他抱怨道。

弟弟一说难受,thor就不得不停下来。彩虹桥确实强度太大,他意识到自己得换种交通方式。
于是thor不知从哪捡了架破宇宙飞船,把弟弟安放在副驾驶座上,自己抓起方向盘笨拙地开。

飞船很慢,每次飞行时间都很长。他们没能去几个星球,loki又说他累了。“坐飞船好难受。”他说。

thor沉默许久,答应道,“那哥哥再想办法。”
他在瓦坎达降落了飞船,小心翼翼地背着弟弟再次上路。他穿梭了许多片丛林,探访了许多古老的部落,和许多所谓巫医、神医成了朋友。但他们都表示有心无力。
thor还想再走几个部落。但loki又说他累了。“趴在你背上好难受。”他的声音愈加沙哑。

thor停下了脚步。
“我以为你习惯了。哥哥之前不是一直背着你吗?”
“难受。”loki又说。

“再坚持一会。”thor强忍着泪,将弟弟背回飞船上,而后开回了纽约。
他们回到复联总部。loki被安置到一张特制的医用床上,不用再奔波了,他终于开心了些。

thor在床边坐下,握住了弟弟的手。“你笑了,”他说。“你感觉好点了,不是吗?”

没有回答。

“你一定好一些了。”


3.
“谁能救救我弟弟?”

thor向他的盟友们求助。

复仇者们集体沉默。这个强大的神祇为这次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很多,可是他们却没办法回报他,因为他提出的是一个不可能的请求。
“你们能救救我弟弟吗?”他无助地问道。

strange扫了一遍床边繁杂的各种仪器,叹了口气。

thor再次坐到弟弟的床头,握住他的手。loki此刻是侧着身子躺的,他说这样舒服点。strange认为这种姿势不利于康复,不过既然没康复的可能性可谈,什么姿势也就没必要纠结了。

loki的绿眼睛愈发暗淡。

它们曾经亮过几次。在thor拿到风暴斧的时候,loki很仰慕地用他的绿眼睛望着哥哥。在thor用风暴斧劈开thanos的心脏的时候,loki的绿眼睛中闪烁着快意。后来thor为了追杀thanos短暂地告别了一段时间,他凯旋归来的时候,loki的双眼热泪盈眶,写满幸福。

每次那双眼睛重焕光彩,thor都有一种错觉,觉得弟弟快要康复了,仿佛再过两天就能活蹦乱跳,像以往一般精力充沛得使他头疼。

但没有。

那双美丽的绿眼睛只是越来越暗沉,越来越疲乏。

“有了,我得送他些礼物。”thor突然想。“有了礼物他就会开心起来,他开心起来就会很快康复了。”

strange不忍心去拆穿这种幻觉。

于是thor很快占据了tony的电焊室,日以继夜地在里面叮叮咚咚地忙活。


4.
两天后,thor拿着一顶漂亮的头盔走进了loki的病房。loki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

“喜欢吗?”
“喜欢!”

他迫不及待地从哥哥手中接过那个头盔,细细打量着,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thor欣慰地笑了,在弟弟床头坐下。
他突然怀念起弟弟戴头盔的模样。loki一直有九界最浮夸的头盔,他一戴上就必然是人群中最引人注目的那个。
然而,他第一次戴着那有两根弯角的头盔坐在王位上时,没什么人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他刚继位不久,sif等人就一转身跑去地球探望流亡途中的thor了。
他第二次戴上头盔是入侵纽约的时候。那次他换了一顶角更长更大的,比之前那顶还要引人注目。不过那次他被一群人包括自己哥哥打趴了,那顶头盔从他头上滚落下来,跌进了尘土里。
他第三次戴上头盔是在诸神黄昏,那次他换了一顶小一点的了,但是两个尖尖角还是很夺人眼球。在thor实至名归地继位为国王之时,他脱下那顶头盔,安静地站到了哥哥身边。

thor突然泪流满面。


5.
三天前,loki开始发抖。
thor给他加了很多被子,但loki还是抖个不停。thor又想着或许自己抱着弟弟可以让他更暖和些,但现在loki脆弱得如同一只刚破壳的雏鸟,他几乎不敢碰他。

“他只是太虚弱了。”strange解释道。“不是怕冷。”
“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thor问。

strange沉默了许久,几次欲言又止。
“关于你弟弟,不会再有好消息了。”他最后说。

thor心事重重地回到病房坐下,茫然地抬头望了望那个葡萄糖输液瓶,现在他的弟弟就靠着这一瓶透明的液体维持养分。
他爱吃甜食,尤其爱吃布丁。也爱喝酒,虽然不太擅长。别看他一副文质彬彬的优雅样子,他其实食量很大,甚至可以与他哥哥较高下。
这个曾经的吃货小王子现在却靠这小小一瓶透明的葡萄糖补给。荒唐,多么荒唐。

此刻,loki依然在厚厚的被子里不停地发着抖。

他的生命在冰凉,在枯萎,在消逝。
以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感知到的速度。

thor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那顶金光闪闪的头盔就放在床头的柜子上。thor突然意识到,弟弟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戴上它了。
他的颈椎已经折断,那颗骄傲的头颅再也无法抬起来。它无法承受一顶头盔的重量。


6.
thor又在电焊室里泡了一天,弄出两颗小巧的指套,一颗是尖角头盔,一颗是羽毛头盔。
他握着那两颗小东西走进病房。“来,戴上试试?”

loki惊喜地笑了,伸出了自己的右手,thor就把尖角头盔的指套套到了弟弟的手指上,而后又给自己的手指套上了羽毛头盔。
“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你生病了,没法跟我打闹,我们就这么玩。”
“我记得。”

thor给自己和弟弟的指尖各画了一个笑脸。“来吧,开始吧。”

loki摇了摇自己的手指,说道,“愚蠢的雷霆之神,你在干什么?”
thor将自己的手凑上前去。“我在找我的弟弟。”
戴着尖角头盔的手指迅速后退。“雷霆之神!你别过来!”
戴着羽毛头盔的手指坚持不懈地紧跟上前。“哈哈!找到啦!弟弟,现在你得跟我回去!”
“不,不。除非你打得过我。”
“我们不妨试试。”

两只手开始互掐。

没掐几个回合,戴着尖角头盔的手指便停了下来,软趴趴地倒进床单里。loki虚弱地喘着气笑笑。“不行了,我认输了。”
thor得意地压住弟弟的手。“你输了!”
“嗯。我输了。”
“那你得跟着我了。”
“嗯。我跟着你。”
“跟我回家。”
“我跟你回家。”
“跟我结婚。”

loki愣了愣,尴尬地呵呵了两声。“……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跟我结婚。”thor又坚定地说了一次。
“这个不好笑。”
“我不是在开玩笑。”

一阵沉默。

“我爱你,弟弟。”

没有答复。

“我很爱你,弟弟。”thor又说了一次,这次他哽咽了。


7.
thor安静地望着熟睡的弟弟。他苍白纤细的右手无名指上戴了一枚新戒指。

thor握紧了那只手。

天亮了。冬日的夜格外漫长,然而,天终究是亮了。
门外有了声响,起得最早的总是steve,他现在好像在叮叮咚咚地做早餐。不一会儿,tony和strange也打着夸张的哈欠来到了餐厅。“今早有什么吃的?”
“橙汁,煎火腿,炖蛋,烤面包。”
tony大声抱怨道,“又是这些!好烦哪!”

thor默默地抬头看了看弟弟床头挂着的葡萄糖输液瓶。

不一会儿,strange就过来轻轻地敲门。“thor,吃早餐了。”
“嗯,马上来。”

在餐桌上,thor思量许久,放下餐叉开口道,“我想拿无限宝石给我弟弟玩。”

四人陷入沉默。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thor说。“我希望他能开心一点。”
“你陪着他他就挺开心的。”tony说。
thor还想开口,strange抢道,“没关系,给他玩玩吧。”说着变出时间宝石,递到thor手上。

“你有没有搞错!”tony急了。“loki即使病了也是九界第一大法师,我们怎么知道他会怎么玩?他随便玩玩可能地球就得毁灭了。”
thor愤怒地拍案而起。“请不要这么说我弟弟!”
tony摊手。“不好意思,这件事上我真无法与你感同身受。我坚持我的立场。”
“我只是觉得或许……或许他知道怎么用无限宝石救自己一命。他一向很聪明……”thor颓然争辩着。“或许他能救自己一命。”
“万一他处理不当不小心弄成了毁灭呢?”

“我能说两句吗?”strange举起手。“你们都对loki有好大的误解,事实上他根本干不了什么,他的法力远没有你们想象的强大……依我看就给他吧。”

thor面露不悦。“你什么意思?我弟弟是九界第一大法师当之无愧。”
“或许他曾经是。”strange同意道,“但真正的法师遇到敌人第一反应不会是用小刀。”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loki当然是真正的法师,用小刀是他个人特色。”
“对你用小刀可能是个人特色,但对敌人也用小刀……绝对不是一个真正法师的作风。”

“不许侮辱我弟弟!!”thor暴怒地朝strange扑去。
strange立即拉开了一个防御结界。“你看,这就是我作为法师的本能。”


8.
thor再次回到病房时,loki已经醒了。
“你们刚才在吵架?”他说。“我听到好大的说话声。”

thor在床头坐下,绞起双手。

良久,他长叹一口气,开口问道,“你的法力什么时候没了?”

“嗯……好久之前了。打黑暗精灵那次,我几乎耗尽了所有法力才活回来。”
“为什么?”
“我不想死。……我想死过,但那时候突然不想了。”

thor几近崩溃。“所以你那次是真的被捅了个对穿?那不是你变的实体什么的?”
“不是。那次太紧急了,变实体需要时间。”

thor再次被两年前那次弟弟逝世的痛苦吞没。


他的脑海里不知怎么浮现出了弟弟往自己身上藏小刀的情景。
确实,他好久没见过弟弟用魔法了。
loki在至圣所对strange用小刀。在萨卡星对valkyrie用小刀。在黄昏之战上对敌人也是用小刀。最后在飞船上,对thanos也是用的小刀……
从此以后,小刀竟然成了他唯一的武器。
一个不善打斗的法师唯一的武器。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再次见到我的时候看起来好冷漠。”

thor心痛到无法呼吸。
是的,他当时确实相当冷漠。
当弟弟重新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他当个骗子一般质问他把父亲藏哪去了。
loki站在自己搭建出来的人人都在缅怀阿斯加德小王子的幻象中,不知所措。
事实竟然是,连他哥哥都不想他。

绿眼睛里曾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失落,但loki很快重新绽放出他那副标志性的狡猾笑容,掩盖了他的难过。

当然,那种笑容thor很久不曾见到了。
濒死的loki已经疲于伪装。他会在痛的时候喊痛。他只偶尔在真正开心的时候笑笑。

“那……那不是真的。”thor泣不成声地解释道,“我其实很开心……你要知道,你活着我总是开心的。我当时只是太难过了,我以为你死了,我难过了两年了……再见到你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或许我麻木了。总之我不该说那些话……对不起,我真是个很糟糕的哥哥。”

loki看起来有点疲乏,他没说话。

thor擦了擦眼泪,掏出四颗宝石放到弟弟手上。“这些,你拿着玩玩。”

loki像个收到礼物的小孩子,眼睛立即亮了,“都给我了吗?他们没意见吗?”
“没有。”

loki有点兴奋地开始摆弄那几颗宝石。
strange说得对,他确实干不了什么了。loki只是把几颗漂亮的宝石反复拿在手里打量。“要是能弄根魔杖就好了。”
“好,我过两天就去尼达维利尔问问能不能给我弄一根四颗无限宝石的魔杖。”
loki笑。“你的盟友们知道恐怕要疯了。”

loki有些疲惫,他很快握着宝石重新闭上了双眼。



他依然在颤抖。


9.
thor喝了很多很多酒,有些醉了。他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
梦见两年多前那次loki的假死之后,他没有离开阿斯加德。
他亲自给loki树立了一尊硕大的金像。他组织排练缅怀loki的话剧。他日复一日地对人民诉说loki的丰功伟绩。
有一天,loki终于回来了。
他看到了自己的金像,看到爱戴并铭记着他的阿斯加德人,看到哥哥热泪盈眶地朝自己扑来,将他紧紧揽住。

他于是得意地笑了。「我只是假死而已,看,你们都被吓坏了!哈哈哈!」

他笑得那么狡猾,但他又有点感动,忍不住落下了泪水。「谢谢你们都记得我。」他说。

thor是在这时候被摇醒的。
“你弟弟快不行了,”strange很关切地看着他,尽量用最温柔的语气。

那是凌晨了。

thor冲进loki的病房里。
心电图的曲线正在渐趋微弱。loki紧闭着双眼,steve始终在一旁唤他,他都没有醒,似乎陷入了昏迷。
见到thor进来,大家都退出去了。

thor不知所措地在loki身边坐下。“弟弟!”

loki的喘气开始变得急促。“给我一个吻,哥哥。”

他的双眼依然没有睁开。

“好。”thor的眼泪涌了出来。他狼狈地擦了一把,俯身将弟弟的颈椎矫正器拆开,小心翼翼地托起他的后颈。

thor很久没碰过那块肌肤了。自从loki受伤以来,那就是他全身上下最痛的地方。thor再也不敢去碰。

loki身子震颤的幅度已经大大减小了,即使被哥哥碰着了最脆弱的地方,他也几乎没什么反应。

thor忍住啜泣,俯身在弟弟苍白的嘴唇上印了一个吻。
那双绿眼睛始终没有再睁开,但thor知道loki感觉到了。

“晚安,弟弟。”
“晚安。”loki说。

心电图走平。

天亮了。
太阳照耀在一个没有loki的世界。


10.
很久之后一个寻常的日子。
thor依然在闲暇的清晨给自己的大拇指和小拇指各画了两个笑脸,分别套上羽毛头盔指套和尖角头盔指套。

戴尖角头盔的手指:“愚蠢的雷霆之神!你在干什么?”
戴羽毛头盔的手指:“我在找我弟弟。今天阳光很好,我想带他出去玩。”
戴尖角头盔的手指:“嗯……不错的提议,你聪明的弟弟正在考虑。”

戴尖角头盔的手指考虑了几秒:“好吧,你的弟弟答应你了。不过你得先给他一个吻。”

戴羽毛头盔的手指立即凑过去碰了碰戴尖角头盔的手指。

thor笑了笑。

窗外雨声不断。

纽约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太阳。
自从阿斯加德小王子离世那一日起,阴雨便永远笼罩了这座城市。




西西文庄:

【Tom & Loki】

还是忍不住又翻出这个视频看一遍~~~

截出细节~

细细品味一个儒雅男孩的优秀可爱与恶作剧特质并存的综合体到底是怎样让全世界的人都对他的表演产生共鸣~

Yes、It's Tom!

真棒、那是演洛基的Tom!

Yes!It's Tom.

真棒!还好是Tom演了洛基!

—————————💗

我们会因为一个好的角色而爱上一个演员~

当然也会因为一个好的演员而更爱他饰演的角色!

我爱抖森~~~





很浪漫了

西西文庄:

【你森的爱情观】

原来他如此相信真爱~~~

没有衡量、只有惊喜、美丽、混乱…

———————————————💓

我爱的、就是你本来的样子~

如此、就是真爱~~~

不能再浪漫了~


好看!

今天二爷画锤基了嘛:

最近在练maria的阿布拉卡达不拉宅舞
于是被浓浓的异域风情洗脑了
【高兴地拍起了肚皮】

我就不能长时间听一首歌

虐预警????尽量明天写出来

渣文笔

虐盾



大概就是无限战争之后,Tony战死,Thor选择自我流放,鹰眼不知所踪,博士消失,Nat心灰意冷退出复联等等~~~~复联只剩下Steve,血清逐渐失去功效,新的复仇者开始进入大家的视线,Steve慢慢变老,虽然还是复仇者队长,但是市民们开始把更多的注意放在新的复仇者们身上

慢慢的队长开始被人们嘲笑战斗力不再,年老,但是队长只是记着Tony最后的嘱托,好好活下去,保护人们,建立强大的地球保卫者




听这首歌突然被歌词“笑他年老却不休”虐到,初代复仇者早晚会退出舞台,也会被取代,也会被遗忘,正如“时光中,只剩,五影一楼”

【多cp】奇异博士心理诊所不欢迎你

好可爱!!!

沉迷盾铁的银:

cp预警:盾铁,冬寡,银鹰,锤基,星勇,斗奇


算恶搞向?


段子形式


ooc预警




























  1.


  “你听我说,我最近和Steve……”


  “我以为你是和我来谈公事的。”


  Stephen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面前的钢铁侠,想给对方来一个自由落体。


  “谈完了啊。”Tony理直气壮的继续抱怨自己和男朋友最近出的状况,“Steve最近看到我吃甜甜圈喝咖啡都不说话,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一句Thor带着他弟弟回去就是公事?还谈完了?EXM?


  “这里不是心理诊所,你可以去找Dr.Banner谈谈。”Stephen尽量压制想施出法术的手指,敲打着沙发扶手。


  “你不也是Dr.Strange吗?”Tony倒是想,可上次他找Banner刚谈半小时他和Steve的床上烦恼,Banner就有变绿的趋势。
  “我是个外科医生。”


  “你兼职一下心理医生完全没问题。”Tony用眼神鼓励着Stephen,“你觉得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他不爱你就跟Thor和Loki是亲兄弟的几率一样低。”Stephen揉了揉眉间,认命的认真回答Tony的问题。要知道这两个人平时散发的恋爱射线能闪瞎大部分反派。


  “可他为什么不阻止我吃甜甜圈喝咖啡了?他不关心我的身体了?”


  Stephen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他阻止你抱怨的是你,不阻止你抱怨的也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可能他想开了,决定放纵你。”Stephen随口一说。


  “不可能,他是谁?美国队长啊。你看他之前都不阻止小肥鸟吃小甜饼,就专盯我一个,说明我在他心中的特别位置。”


  所以你来这是想秀恩爱吗?平时作战还没够吗?


  “你直接问他不就完了?”Stephen不等Tony的回答,画个圈拿到他的手机拨通备注为甜心大兵的号码再扔回给他。


  Tony很没骨气的打开免提求助的看向Stephen。


  “Tony?怎么了?”Steve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Cap,Tony让我问问你为什么最近不阻止他吃甜甜圈喝咖啡了。”


  “Dr.Strange?”Steve不确定的凭着并肩战斗时的印象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他怀疑你不爱他了。”


  “怎么会呢,只是最近Tony都有规律锻炼也没有熬夜,我就想奖励他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而且我有监督,大厦里的甜甜圈和咖啡是不会存在过量的情况的。Tony平时总抱怨我唠唠叨叨,我也想贴心一点。Tony,我会爱你一辈子的,如果可能,下辈子也想爱你。”


  Tony激动的关闭了免提,将电话贴在耳朵上,脸红的回答:“甜心,我也最爱你了,等我回去,我们今晚来个全世界最浪漫的约会。”


  “谢啦,Dr,你果然是最棒的心理医生。”他没忘给Stephen比个大拇指,哼着小曲走出了圣殿。


  Stephen叹了口气,抿一口红茶在内心默念:不生气不生气。





  2.


  “Dr,帮个忙,你说Nat会喜欢什么色号?我实在看不出这几支有什么差。”Bucky打开手机在Stephen面前展示相册里所有看起来差不多的色号。


  不是,之前Tony来也就算了,你谁啊,我们熟吗?还问这种奇怪的问题?你女朋友喜欢什么色号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她男朋友。


  Bucky仿佛看出Stephen比吃了烤焦的李子派还难看的脸色:“Dr,我是Tony介绍来的。他说你做心理医生的技术比做超级英雄还要好上几分。而且别说,光你这心理诊所还真挺豪华,助手还那么特别。”他指了指漂浮在Stephen旁边的斗篷。


  “……这里不是心理诊所。”


  Tony Stark,此仇不共戴天。


  “诶,这个珊瑚色好看还是豆沙色好看?不然是奶茶色?枫叶色?”Bucky连接报了几个Stephen看起来全都长得一样的颜色。


  呵呵,哪个都没我Cloak的红好看。Stephen在内心冷笑。


  “要是爱她就全买谢谢,你可以走了不送。”


  Bucky还想张开说什么,就被Cloak蒙住头拖出了圣殿。





  3.


  三天后Bucky给Stephen发送了一条感谢短信并附上一张自拍:


  实在太感谢了,Dr!Nat夸我学聪明了,竟然会买一整个系列。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果然是最棒的心理医生!


  【照片上Bucky的脸颊上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颜色的口红印】


  你们到底对心理医生有什么误会???Stephen毫不犹豫删除了短信。





  4.


  “你就是Stark和冬兵赞不绝口的心理医生?”Pietro好奇的把整个圣殿跑了一遍,“Cool,一个心理诊所这么豪华。”


  “……”Stephen已经懒得辩解了,“你又有什么恋爱烦恼?”


  Pietro惊讶的瞪大双眼:“你怎么知道我的烦恼是关于恋爱的?莫非你会中国……叫什么来着……算命?”


  需要算吗?你们这群恋爱脑的超级英雄,呵。


  “有什么问题快说。”Stephen只想把Pietro尽快打发走,鉴于他和斗篷都没法抓住这跑得飞快的家伙扔出圣殿。


  “我喜欢old man。可是他太笨了,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法子吗?”


  “强吻,强吻不行就灌醉酒后乱性。”Stephen的内心毫无波动,现在就是告诉他Sam喜欢Hulk他都不想再浪费力气作出表达自己情绪的表情了。


  “不行不行。”Pietro连连摇头,“我不想强迫old man,我先跟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名正言顺。”


  “我的方法已经说了,你不想用也没办法,慢走不送。”


  Pietro撇撇嘴,看了眼旁边蠢蠢欲动的斗篷,知道聊不下去,识趣的离开了圣殿。





  5.


  两天后Stephen在Tony开的派对上目瞪口呆的看着被Pietro灌醉的Clint大声对着全场喊出“我爱Pietro”。


  他眯了眯眼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酒杯上——他完全不想看见Clint被Pietro公主抱进房间的画面。





  6.


  Stephen看着面前年龄已经以千计的神,笑了:“哟,你们兄弟俩也会有恋爱烦恼?”


  Loki勉强扯起嘴角露出微笑,压下与面前二流法师决斗的欲望,说:“听Stark那些蝼蚁说你做心理医生有一套。”


  我这不叫心理医生,应该叫恋爱咨询顾问。Stephen保持恼怒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可怜我们的至尊法师自己还是个单身狗。


  “Thor最近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


  “老是见不着人影,私自跑到地球,不知道在干嘛。”


  从小被捅到大的Thor竟然舍得主动离开自己弟弟,真是奇闻,不知道为什么Stephen有点幸灾乐祸。


  “你没试过跟踪他?”


  “……被甩开了。”


  “哈哈哈哈哈哈。”Stephen笑出了声。


  “……”Loki依旧保持着微笑,但额头已经暴出青筋,从口袋里拿出今天早上从枕头上找的头发,“帮我找到他。”


  Stephen发誓这是他这辈子最心甘情愿施法的时候,他立刻找到了Thor的位置,把Loki传送过去。


  世界清净。


  他满意的为自己倒了杯红茶——除了他身后一动一动的斗篷。不过他的斗篷比其他家伙乖多了,他摸了摸Cloak的衣领,心情愉悦。





  7.


  之后的一次抗击反派入侵的战争结束后,一点也不想知道神兄弟消息的Stephen依旧强行被Thor送了个大大的拥抱并表示他其实是在给Loki准备一个巨大惊喜,然而从天而降的Loki成了他最大的惊喜,他才知道自己的弟弟原来这么在意他的行踪,他在干什么。


  好的,但是我一点也不想要你的拥抱和狗粮。Stephen眼角抽了抽,幸亏Cloak及时把他从Thor的怀里带出,带他飞回圣殿。不然Thor会享受到和他弟弟配套的自由落体。





  8.


  “你能有什么烦恼……吃不饱?”Stephen还真不太相信Star Lord会有什么恋爱烦恼。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打你?”Peter盯着Stephen。
“你不敢。”Stephen盯着Peter。


  Peter非常想反驳“我连灭霸都敢锤你算老几”,但他露出微笑转移了话题:“我爱上我养父了怎么办。”


  “Tony还和自己的叔叔谈恋爱,Thor还和自己的干弟弟谈恋爱,你算老几?”


  “……”好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那我一半是地球人,一半是……是什么不重要,可Yondu是半人马,我们跨种族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你整天和五颜六色的人打交道,有个蓝色男朋友也倍儿有面。”


  Peter觉得Dr.Strange真的非常能看透人生,当晚他就留宿在了掠夺者飞船的船长室里。





  9.


  “Dr,你不排斥跨种族恋爱对吧?”


  “你谁?”Stephen莫名奇妙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Quill还能在宇宙里给他宣传不成?


  说起来,今天Cloak跑哪去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Stephen点点头。


  “那想必你也不排斥跨物种谈恋爱咯?”


  Stephen又点点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跟个衣服,电脑什么的谈恋爱也不是没有,他也不是什么刻板的老古董。


  “那太好了!”陌生人开心到悬浮起来。


  Stephen满脸问号:“你是什么外星人?”


  “我是Cloak!”陌生人一下子变回了他的斗篷。


  Stephen想装晕,但Cloak扑到他身上用衣领摸着他的脸,一下又一下。


  他的脸开始红了。





  10.


  今天的奇异博士心理诊所倒闭了吗?倒闭了。


  因为唯一的心理医生Dr.Strange正忙着谈恋爱,跨物种恋爱。



END

摘纪录:

不是所有的怪物一开始都是怪物,有些因为悲伤才变成了怪物。因为不是所有怪物外表看上去就是怪物。有些怪物藏在心里。
——巴克曼《外婆的道歉信》


感谢推荐

好可爱

无罪之罪:

*转载需授权,取图走微博




不要問我是喜歡海賊王多一點還是火影多一點,我可是立志要成为死神的男人......(๑• ̀д•́ )✧






-----------------------------------------------------


死神结局出来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我的脑洞一直在漏风,堵不上了。。。